9闻少年易柏辰。

万事顺遂。

【EIE无差】别来无恙【记个破镜重圆梗/没完】


#就是个记梗
#算是无差,实在能看出来也算你本事
#如果写的话尽量不ooc
#不喜勿喷,有私设
#有没有bug不知道
#幼儿园文笔






【等到再次见到眼前人的时候,他早已不复当年的恣意开阔,没了年少时的书卷气,褪去那些青葱岁月留下的无所畏惧】



黑夜严冬,满天飞雪的季节,向来是不怎么讨喜的晚上。狂躁的冷风嗖嗖的刮,卷着小拇指指甲盖大小的雪花满天的飞,闹得沸沸扬扬,走在大街上的行人,裹着厚重棉服,忍着脸上刀割般的疼痛硬着头皮走着。
易柏辰抬头看着外面的漆黑一片,雪花狂卷着拍到玻璃上,他似乎也感觉到了心底的寒冷,周围的空气好像结了冰。
他晃了晃头。
不自觉的敲了敲桌子,这是他不耐烦的表现。
但他或许是真没发现此时办公室开了十足的暖气,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冷。

窗外依旧呼啸不断。
易柏辰独处在高楼大厦,抬头就足以看见对面的灯火辉煌,一间偌大的办公室,一个足够高的位置,一份可以养活他好几辈子的工作。
这些都是他曾经的愿望。
他也确实都做到了。
也拥有了。
可此时的他可没空沾沾自喜,他又敲了两下桌子,皱着眉翻着一个又一个文件,黑金色的钢笔刷刷的飞舞的各色合作方案上。
“咚咚”两下,不断翻阅纸张的声音,在一个空荡荡的只有一点亮光的空间里确实不怎么好听。
让人头疼的文件,足够烦躁的温度。
终于在最后易柏辰合上最后一个文件,昂贵的钢笔“啪”的一声被他摔在了桌子上。
他闭上眼仰着头身体后仰在了老板椅上。
终于这个寒冷漆黑的夜晚混合着不计其数的工作毁掉了他最后一点好脾气。

眼看着天空就要泛白,不知不觉易柏辰睡了这么久,他微微睁开眼睛。
用手揉了揉,抻了个懒腰。
整理一下并没有怎么褶皱的西装。
他要回去了。
刚要起身,熟悉的电话铃声想起,易柏辰“啧”了一声。
显然他不喜欢有人这个时候打电话给他。
但他还是接了“什么事”
“有人想见你,来不来”
易柏辰注意到了,这次电话那头那人的语气不仅没了往日的轻浮还有他问的并不是“有空吗”而是“来不来”
这就说明这个人很重要。
“什么人”易柏辰回问过去。
“老朋友”
“什么老朋友”易柏辰说。
“马 、振 、桓”
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易柏辰的心“咯噔”一下。
但他也没有怎么表现在他的语气上。
“好,在哪”

......

......
撂下电话的一瞬间
易柏辰感觉到了,为什么昨夜的风刮得那么凛冽,那么彻底。

直接冷到他心里去了。
这几年他忙的几乎快忘了,就是在那样一个夜晚啊,就是那个叫马振桓的男人。

五年前,就是同样的狂风呼啸同样的暴雪满天。
同样的夜晚。
“易柏辰,分手吧,我没爱过你,从始至终”
他毫不留情的放弃了你。
他背弃了曾经说好地老天荒的誓言。
他...亲自在你心上用感情刀划了一道最深的疤。
他...松开了你的手,没回过一次头。

那时候,你还不信。
小心翼翼的收藏起你们在一起的回忆,点点滴滴。
还记得。
那时候知道这件事的所有人都劝你忘了他,让你把所有有关于他的东西丢掉。

还记得。
那时候的易柏辰啊,还可以无所畏惧到流着满脸的鼻涕眼泪抱着他的回忆,对着所有人歇斯底里的喊“没有人可以动我的海誓山盟”

还记得。
午夜梦回的时候,易柏辰抱着被子,流着眼泪。睡梦中都是他的名字,他还不相信的安慰自己过“千刀万剐的爱情才生动不是吗?马..马..他..一定会..回来..找.我的,一定会的”

还记得。
易柏辰啊,不死心的追到机场,眼看着他牵着另一个男孩的手,低头莞尔不知道说些什么,那时马振桓脸上的笑容是易柏辰足够记一辈子得了。
因为他跟他马马在一起的时候,那样美好真诚的笑容。
他...从来没见过。
那一刻,心死如灰,泣不成声。

还记得。
又一个午夜,易柏辰亲手埋葬了他的爱情。

一瞬间所有回忆涌上心头,易柏辰点了支烟,靠着办公桌开始吞云吐雾。

但他仍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有什么滚烫的东西从脸颊滑落。

五年了,易柏辰以为自己足够坚强,但没想到仅仅听到是他的名字其实就足以让他这几年建立起来的自以为的强大灵魂坍塌。

其实易柏辰是不抽烟的,但他这几年却是学了太多。
该学的不该学的,都会了。
人嘛,总会变。

洒落一地的烟蒂,易柏辰收拾好了思绪。

总要有个结束。
待到易柏辰驱车来到见面地点之后,他已经可以清晰的透过玻璃窗看见王以纶和一个男人坐在一起。

那个男人似乎感觉到什么,便向窗外看。
四目相对。

马振桓你还是又老又笨。

易柏辰待着一身寒气走到两人眼前,还没等他开口。

“po...易柏辰,别来无恙”

熟悉。
易柏辰面无表情的做到了王以纶身边“你别来,我就无恙”

别来无恙四个字狠狠地敲在了易柏辰的心坎儿里。

直到听到那个人声音的时候易柏辰就好像知道了。
他可以熬过寒冬和深秋,却发现根本没有尽头。

好似给傻子手里拿了一张王牌,挣扎了这么多年,其实屁用没有。


我跟你讲个故事:
从前呢,有一个少年,莫名其妙的给人领上了一条不归路。
成为了有名的少年将军,甚至被封为战神。可是小将军并不开心,他觉得以前在山林里铸剑的日子最快乐。于是他决定要拿上剑,马不停蹄,一意孤行。
这时候,就冒出来一个人,把这个少年抱紧跟他说,我想和你分享这漫长的一生,如果可以的话连这锦绣山河都是我们两个人的。
少年一激动,把剑扔了,把马烤了。
但是他一回头的时候,发现 人没了。

马振桓听着易柏辰讲完故事,始终低着头不说话,他知道当年他伤他有多深。
他现在也无话可说。
更无法面对他咄咄逼人的目光。“易柏辰....我..”

“道歉的话就算了,我不记仇”

马振桓终于敢抬头对上近在咫尺的双眸,闪着星辰,藏着大海的双眸。
但此刻的他已经泣不成声,尽管未曾开口。

他多想说出当年的真相啊,可是...不行...现在还不行...再等等...再给我一点时间...易柏辰...再给我一点时间。


我会告诉你五年前的冬夜里撕心裂肺痛彻心扉的不止你一个。
我会告诉你五年前的机场里,我看见你来找我了。
我会告诉你那个少年将军故事的另一半.......

给我一点时间好吗...相信我好吗。




——没完——

评论(10)

热度(41)